学习制胜策略,获得在线扑克长期胜利 – 免费注册!

最好的策略 当采取了正确的策略时,扑克游戏将会变得简单。我们的作者将带你逐步走向成功。

最聪明的人 通过我们的在线辅导和论坛向世界各国成功的扑克高手们学习。

免费赞助金 PokerStrategy.com完全免费。同时我们还为你提供免费赞助金。

你已经是PokerStrategy.com会员? 点此登陆

策略文章No-Limit BSS

欺骗对手(2)- 实际应用

» 专栏

 

欺骗对手(Deception) - 实际运用

by MiiWiin

我们在上篇谈及了“欺骗”的话题。除了解释欺骗的真实含义和频繁使用的原因外,我们还批判了要避免使用它的一些情形。

今天我们想涉及它的实际运用。我们在什么情况下要有意地使用它和避免使用它呢?正如我们在第一部分提到的,我们将在下一篇讨论如何针对对手使用欺骗的例外情况。

“欺骗”听起来多少有点陌生,但是几乎每个人都在不知不觉中使用它。下面有一些标准的例子将说明这一点:

 

1. 翻牌前打法(PREFLOP-PLAY)

我们在翻牌前会明显地去设法掩饰自己的牌。每个初学者在这里都会有个基本的想法:“如果我有一对口袋A,我为什么要加注呢?对手持有较差的牌都会弃牌...”

如果你假设自己只用强牌加注,那么这个说法是正确的。如果你真的只这么做,你的对手将频繁弃牌,你将变得容易让对手判断。因为他们只会认为你持有十分强的牌才加注。尽管我们想用口袋对A赚尽可能多的钱。

显然,用对A简单地跟进也是错误的,尽管这也是某种欺骗方式。实际上,在较低级别的游戏中有不少玩家用对A只是跟进,从来不加注,这样就不可能猜到他们持 有什么牌。当然,你在对付种玩家时由于承担巨大的心理压力也不会导致你的破产。你无从知晓他们是持有离奇的53o而形成了两对,还是他们在河牌圈向你展示 手里的一对A...基本上在这里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

不要说这不是属于自己的游戏。我们知道如果能给较差的对手施加压力我们应该激进地去玩牌。我们从最后的部分学过什么?“我们从对手的错误中赚到钱!”因此我们应该给他们提供大量犯错的机会。

所以我们不要有用一对A跟进的想法。我们采用完全相反的方式:我们加注口袋对子、同花连牌、带一张A的同花牌而且根据位置和对手的情况用更多的牌加注!

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在没有改进的情况下有两种获胜的方式:我们在翻牌前赢得底池或者在翻牌后通过持续下注(contination-bet)获胜(看第2点)。通常我们持有的所谓弱牌在翻牌圈可能成为一手很强的牌或者是一手听牌,而对手是没有想到的。

这的确就是欺骗。许多玩家认为对手的加注代表了强牌,因为他们自己只用小口 袋对子或者同花连牌跟进。如果我们用小口袋对子凑成了三条,我们经常会有丰厚的回报,因为我们很好地隐蔽了自己的牌。即使22归入了第一个进入底池玩家的 加注范围(至少在少人桌游戏中),你很少会认为在UTG的加注者持有22,。

我们从欺骗中获利,因为其他的玩家鉴于我们激进的打法不会真的认为我们持有同花连牌或者类似的听牌。

欺骗的第二个目的显然很清楚。我们在持有对A或者对K时不用担心没有人和我们对战。我们在翻牌前用如此多的牌加注,以至于对手无法知道我们是持有对A、小的口袋对子还是同花连牌。

这就达到了我们欺骗对手的主要目的:我们的对手无法确定我们在翻牌前玩的是 什么牌!他们没有足够的信息来判断我们的起手牌范围,因此我们可以安全地根据David Sklanskys提出的扑克中心定理(见第一部分)推断出如果他不知道我们的手里的牌就无法战胜我们。他将被迫犯错。

 

2. 持续下注(CONTINUATION-BET)

有关持续下注含义的持续争论:它是诈唬下注还是普通的价值下注 (valuebet)?你只是在没有碰到牌时才称之为持续下注吗?你碰到牌时的持续下注就变成价值下注了吗?你可以按照自己的方式定义它,但是很清楚我们 通过在翻牌圈下注更好地隐蔽了自己的牌,因为我们显然在进行持续下注的大部分时间里没有碰到什么牌。

我们的业余玩家在知道了扑克的中心定理后又开始积极地活动起来。

太多时候人们持有弱牌时设法把所有的对手从多人的底池和不祥的牌面上诈唬出局。你有时会体会到进行持续下注的好处。毕竟你是翻牌前的激进者 (proeflop-agressor),你有权利去夺得底池。这是一个错误的想法。当你没有碰到什么牌时,你应该意识到为了达到持续下注的获利目标你的 对手必须要有足够多的弃牌。

但是也有不进行持续下注的时候,通常是你在翻牌后形成了很强的牌。这个玩家可能会这么想:“太好了,通过持续下注我只能赢得很小的底池,我可以最后用最好的牌下注,尽量多地赢得底池!没有人会认为我有一手强牌”。

这种想法是符合逻辑的,在大多数情况下的确是最好的选择,但是普通玩家的这种想法不是不证自明的。

有时你在这些情况下会看到最疯狂的行为:为了让对手继续游戏而采取在翻牌圈 观让-加注,在翻牌圈观让和在转牌圈观让、最小加注(minraise)。没有止境地让对手免费看牌而底池的建立(potbuilding)给完全忽视 了,结果大部分情况下你只是赢得了一个小的底池或者有人听到牌后反而把你击败。

尽管如此,这还不是主要的问题。当然,你可以怀疑这么做是否比用强牌按要求下注能赚得更多的利润。

我们已经知道这里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欺骗的打法!

如果你在每个翻牌圈持续下注,对于进一步的行动弃牌但是用更好的牌采用延迟 打法(slowplay),那么你的对手会怎么看待你呢?如果我们决定总是这么做,那么我们就变得容易让对手看透,因为我们在翻牌圈将透露出自己的牌力。 这就如同你放弃弱牌只用强牌下注的基本原理一样泄露了自己牌的强弱。无论我们在这里如何去做,两种选择都不好,因为从长远来看,这两种做法都会向对手暴露 自己。如果我们的对手知道我们的牌或者它的范围,他们将犯更少的错误!

但是,在考察了牌面、底池大小和对手(数量和类型)后,我们在持续下注时要 么可能什么都没有,要么是听牌,要么是强的成手牌,我们就变得不容易给读懂了。我们的弃牌率(fold equity)增加了,因为对手知道我们也用强牌下注。另一方面,他们持有较弱的牌时也会给我们带来回报,因为他们知道我们在翻牌圈也用较差的牌下注。

我们达到了自己所想达到的目的:你不能猜到我们的牌;对手也被我们弄迷糊了。

 

3. 下注和加注的大小(BET- AND RAISESIZES)

我们在第二点里简单地提到了,一些玩家喜欢用最小加注(minraises)来引诱对手上钩。遗憾的是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么做是大错特错了。

有关最小加注的想法有许多种-我们不想在这里进行深入的讨论。最小加注的确有一些优点,我不想在这里批评这种做法。如果在合适的情况下使用它,在无限注游戏中它是一个有用的武器。

我们采取欺骗时的基本问题:如果我们在翻牌圈的确形成了一手好牌,我们持续下注的数额要少些吗?如果我们什么也没有碰到,为了最大化弃牌率( fold equity)我们持续下注的数额要更大吗?为了让对手继续游戏,我们在持有强牌时应该下更少的注吗?

“通常”的问题在这里也明显地适用。采用延迟打法(slowplay)是明智的吗?如果你下小注或加少量的注设法让对手继续游戏,那么你就没有很好地保护自己的牌。实际上,没有什么理由支持这样的做法。

我们的主要精力要集中在隐蔽自己的牌上!我想举三个例子来说明这一点。

 

3 个例子

1.) PartyPoker $25 NL Hold'em (6 人) HandRecorder v0.9b

Stacks & Stats
MP ($25)
CO ($25)
UTG ($25)
BB ($25)
SB ($25) (23/4/1.3/28/1100)[VPIP/PFR/AF/WTS/Hands]; Folded-SB-to-Steal: 45%; Fold-to-continuation-bet: 69%
Hero ($25)

翻牌前: Hero 在 Button 持有 6 , 7
3 人弃牌, Hero 加注到 $1.00, SB 跟注 $1.00, 1 人弃牌

翻牌圈: ($2.25) 4, 5, Q (2 个玩家)
SB 下注 $0.50, Hero...???

 

2.) PartyPoker $25 NL Hold'em (6 人) HandRecorder v0.9b

Stacks & Stats
MP ($25)
CO ($25)
UTG ($25)
BB ($25)
SB ($25) (23/4/1.3/28/1100) [VPIP/PFR/AF/WTS/Hands] ; Folded-SB-to-Steal: 45%; Fold-to-continuation-bet: 69%
Hero ($25)

翻牌前: Hero 在 Button 持有 6 , 7
3 人弃牌, Hero 加注到 $1.00, SB 跟注 $1.00, 1 人弃牌

翻牌圈: ($2.25) A, K, 8 (2 个玩家)
SB 下注 $0.50, Hero...???

 

3.) PartyPoker $25 NL Hold'em (6 人) HandRecorder v0.9b

Stacks & Stats
MP ($25)
CO ($25)
UTG ($25)
BB ($25)
SB ($25) (23/4/1.3/28/1100)[VPIP/PFR/AF/WTS/Hands] ; Folded-SB-to-Steal: 45%; Fold-to-continuation-bet: 69%
Hero ($25)

翻牌前: Hero 在 Button 持有 6 , 7
3 人弃牌, Hero 加注到 $1.00, SB 跟注 $1.00, 1 人弃牌

翻牌圈: ($2.25) 6, 6, 7 (2 个玩家)
SB 下注 $0.50, Hero...???

现在你应该考虑如何处理这些情况。如果你已经回答了是否加注的问题,那么加注的大小是问题的关键。

让我们看一下是否应该加注。我们的对手在翻牌前经常跟注,但是很少加注。他 很少放弃小盲注,因此我们可以认为他起手牌的范围很广。不过他可以在翻牌后弃牌,他在对手持续下注后弃掉了2/3的牌。我们应该可以给自己有足够的弃牌率 (foldequity)。这个问题更适用于例子2,因为我们在例子1和3里碰到了某种牌。牌面没有提供什么听牌,AKx的牌面比较适合持续下注。我们想 在这三种情况下都进行持续下注。

有三种在翻牌圈形成某种牌的方式。我们要么碰到了听牌,还不错,要么给我们提供了相当多的补牌(例子1),要么我们在翻牌圈完全形成了一手货真价实的牌, 打算榨取最大的利润(例子3)。但不幸的是像例子2的情况会经常发生。我们完全没有击中翻牌圈,但是在单挑(heads-up)时我们不能在面对对手的反 主动性下注(donkbet)时弃牌。

现在这里主要有两种不同的观点:一方面,我们想在榨取利润的同时注意保护自己的牌,不要把对手驱逐出局。另一方面,我们想集中精力欺骗对手。

为了达到欺骗的目的,你最好总是加注同样的数额。在例子1中我们想加注到最大值,因为我们想增加弃牌率,同时期望在跟注对手的全押时给自己好的比率(odds)。

在例子1接下来的例子2中,我们完全没有得到改进,此时只想“试探下注”(probebet)。我们只想投入尽量少的钱,但仍然想让对手弃牌。

但是,在第三个例子中大多数情况下只需要考虑两种打法:最小加注或者跟注。我们不想让Villain弃牌。在这里加像例子1中大小的注会吓退大部分的玩家。从欺骗对手的角度来看,大家应该明白现在最好的解决方法是什么。

我们在隐蔽自己牌的同时还要在这三种情况下采用几乎一样的打法。如果我们这么做,即使是最精明的Villain又怎么知道我们持有的是听牌、成手牌还是此牌面下的诈唬呢?他无法知道真相!因此这种打法给对手犯错铺平了道路。

这个例子又带来了更多的问题:你可以稍微调整下注的大小吗?如果只有一条 “鱼”在牌桌上,他不在乎我如何玩不同的牌,此时我又该怎么办呢?根据不同的对手和情况,何时避免欺骗对手是明智的呢?这是一些要面对的新问题。下周我们 将详细地论述这个问题-当然,到时会有更多的例子!而且我们将分析翻牌后的情况,这些情况是在标准打法中没有出现的。

 

» 总结

今天我们分析了欺骗方式的基本运用。特别是在我们最多涉及的翻牌后和翻牌前,我们应该尽量少地透露有关自己手上牌的信息。

在翻牌前的阶段,起手牌一览表(SHC)已经涵盖了这个内容。如果在你玩游戏时没有SHC,那么你应该遵循基本的要求。我们在翻牌圈用不同的牌尽量采取同样的打法,以便于隐蔽自己的牌迫使对手犯错。

从转牌到河牌往后,达到这个要求就变得更加困难,因为我们在翻牌后玩到后面的机会比翻牌前越来越少,正如我们在第一部分提到的-当底池变得越来越大时,欺骗的作用不得不退居次席,价值下注和保护自己牌的重要程度就越来越大。

我们将在下一部分讨论,欺骗的作用在何种特殊情况下应该真正地退居次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