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武汉俱乐部退出中超联赛事件的全过程就会发现,这一事件本身并不复杂,甚至可以简单归结为李玮锋与路姜之间的不理智行为。复杂的是,有关各个方面都将简单的事情复杂化,最终使简单的内部矛盾演化为“你死我活”的“敌我斗争”,只是武汉俱乐部最终被撤销注册资格并罚款,成为“死”的一方。

  问题是,武汉俱乐部的“死”,解决了内部矛盾吗?恰恰相反,这一结果,反倒使得问题更为复杂,而由此带来的内部矛盾有可能更进一步激化。

  发生在两名球员之间的不理智行为,引起北京国安俱乐部的强烈不满,是因为裁判和中国足协的权威和公信力已经低到难以服众;中国足协的禁赛处罚未必没有道理,但是程序上的不透明和权威、公信力的低下更引起武汉俱乐部的强烈反抗;而中国足协最终的处罚结果,无疑是为了树立权威,但其代价,已经不仅仅是武汉俱乐部的“死”,更打击了自己的权威和公信力。最终,没有赢家,只有失败者,只不过失败的程度不同而已。

  在这一事件中,受到损失的不仅仅是武汉俱乐部,不仅仅是俱乐部旗下那些无球可踢的球员,也不仅仅是中国足协,而是整个中国足球。

  问题是,中国足球是谁的?

  中国足球不是中国足协的,也不是哪一支俱乐部的,同样更不是哪一个球员、裁判或者官员的,也不是哪一个球迷的,而是方方面面共同的。问题是,似乎每一方都没有把中国足球认为是自己的,每一方都没有把其上升到“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层面上来看待,因而每一个方面都可以把其认为不是自己的。

  造成这一局面的根本原因,就是中国足协的集权和不受制约。仅以武汉俱乐部的这次退出事件来看,中国足协从头到尾的处理过程似乎都有章可循,但这个“章”却也是中国足协制定的,也是中国足协来执行的,出了问题解释权同样在中国足协,因而看起来不会有任何问题。

  从最初对两名球员追加处罚,到最后对武汉俱乐部撤销注册资格外加罚款,中国足协的做法看似无可厚非,但可以看到,孙继海在英冠比赛中恶意犯规,受到追加处罚前还有听证机会甚至受到处罚后不服仍可上诉,李玮锋、路姜有这样的机会吗?类似的情况何其多!

  中国足球已经实行了名义上的职业化,但对中国足球的管理却仍然是计划体制下的管理模式,使作为中国足球管理者的中国足协一家独大,这实际上造成了中国足协难以放权,而作为其中一员的俱乐部、球员等其他层面则普遍缺失认同感,与己无关就可以高高挂起,与己有关则斤斤计较甚至睚眦必报,其结果自然是内部矛盾也要搞得“你死我活”,变成“敌我斗争”。

  在这连年不断的内耗当中,中国足球繁荣大家才能共同发展的问题很少有人考虑,当人们很难寄望于作为集权者的中国足协能够放权时,遇到问题自然是怨气冲天。如此也就明白,需要改革的仍然是中国足球的管理体制。